GO生活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GO生活网 > 肥料 > 正文
【真肥@网站小助手】:今天小go助手分享的内容是——历史上的珍妃是个什么样的人?,,,,,小go将详细内容整理如下: 历史上的珍妃是个什么样的人?
历史上的珍妃是个什么样的人?
提示:

历史上的珍妃是个什么样的人?

珍妃 (1876-1900年)

清光绪帝妃。

满洲镶红旗人。

他他拉氏。



侍朗长叙女,1888年(光绪十四年)被选为珍妃。

得光绪帝宠爱,进珍妃。

旋因忤懊慈禧太后,降贵人,逾年仍封珍妃。

其兄志锐,在中日甲午战争中为主战派,弟志锜同维新派关系密切,“尝侦宫中密事,输告新党”。

珍妃倾向变法,支持光绪掌握政权,引起慈禧太后的忌恨。

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慈禧太后逃离北京时,派太监崔玉贵将她推入井中溺死(珍妃井)。

一位伺候过慈禧的何姓老宫女曾对这一事件做了如下回忆:

“逃跑是光绪二十六年,即庚子年的七月二十一日。

头一天的下午,老太后在乐寿堂屋里睡午觉。

我和往常一样,陪伴在寝宫里,背靠西墙,坐在砖地上,面对着门口。

这是侍寝的规矩。

突然,老太后坐起来了,撩开帐子。

平常撩帐子的事是侍女干的。

今天很意外,吓了我一跳。

老太后匆匆洗完脸,一声没吩咐,竟自己走出了乐寿堂。

我们跟随老太后走到西廊子中间,老太后说:“你们不用伺候。

”这是老太后午睡醒来的第一句话。

我们眼看着老太后自个儿往北走,进了颐和轩。

大约有半个多时辰,老太后从颐和轩出来,铁青着脸皮,一句话也不说。

我们是在廊子上迎老太后回来的。

晚上便有人偷偷地传说,老太后赐死珍妃,让人把珍妃推到井里了。

我们更不能多说一句话。”

这位何姓宫女所讲,与唐冠卿所讲完全吻合。

这位何姓宫女还说,民国初年,崔玉贵曾到她家串门,亲口讲了处死珍妃的经过,与唐冠卿所讲也基本一样。

这表明唐冠卿所讲的珍妃遇害的情节是真实的。



珍妃个人小档案

姓氏:他他拉氏

出生:光绪二年(1876)二月初三日

属相:鼠

父亲:长叙

丈夫:光绪帝载湉

子女:无

入宫:光绪十五年(1889)正月二十五日

封嫔:光绪十五年(1889)十月初五日

封妃:光绪二十年(1894)正月

降为贵人:光绪二十年(1894)十月初一日二十九日

恢复妃号:光绪二十一年十月十五日 (1895)

最得意:深受夫君宠爱

最失意:长期囚禁 未能帮助夫君匡扶朝纲

最痛心:被慈禧所害,屈死井中

最大遗憾:与夫君无真正的夫妻生活,无子女

卒年:光绪二十六年(1900)七月二十一日

享年:25岁

入葬:1913年12月13日

陵寝:崇陵妃园寝

谥号:恪顺皇贵妃

珍妃的人物生平
提示:

珍妃的人物生平

恪顺皇贵妃(1876年—1900年)他他拉氏,满洲正红旗人,人们一般习惯按她曾获封的珍妃来称呼她,为清朝光绪皇帝的仅有的两个妃嫔之一,也是最为受宠的妃嫔。珍妃生于光绪二年二月初三,为礼部左侍郎长叙之女。长叙有三子、五女。长子、次子、长女、次女、三女均为原配妻子所生;三子、四女、五女皆为妾生。四女就是后来的瑾妃,五女就是珍妃。珍妃性格开朗,活泼好动,猎奇心强。她对皇宫中的繁文缛节、呆板的生活方式十分厌恶,尤其对宫中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极为反感。她喜欢新生事物,喜欢过无拘无束的潇洒生活。珍妃的性格,有先天因素的影响,也与她的成长环境有关。珍妃与其姐瑾妃自幼随伯父长善在广州长大。广州将军长善虽为武将,却喜揽交文人墨客,他曾聘文廷式教习两位侄女读书。文廷式乃一代名士,后连榜高中得为榜眼。广州是五口通商的最主要口岸城市,开放最早,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接触最早最多,受影响也最大,思想较内地开后妃便袍放许多。加之长善本人广交名人雅士,其中多具有先进思想的著名人物,这些都对珍妃的思想和个性形成产生了巨大影响。再者,他的两位长兄志锐、志钧也都是思想比较开明的人物,她的母亲也很开通,整个家庭对她的熏陶是不可忽视的因素。珍妃十岁那年,长善卸任广州将军,她与姊姊随同北返北京。珍妃白皙无瑕,五官清秀俊美,而且聪明伶俐,性格开朗。瑾妃稍逊于其妹,但也称得上美人。光绪十四年(1889年)十月初五,珍妃两姊妹被入选宫中,慈禧太后选定其弟(副都统桂祥)的女儿叶赫那拉氏(即隆裕皇后)为光绪帝之后,同时封13岁的她为珍嫔,15岁的姐姐封为瑾嫔(嫔为九等宫女序列中的第六等)。直至光绪二十年(1894年)正月初一,因慈禧太后六旬万寿加恩得晋嫔为妃(前面还有皇后、皇贵妃、贵妃三个等级)。敦宜皇贵妃著封为敦宜荣庆皇贵妃,瑜妃著晋封瑜贵妃,珣妃著晋封珣贵妃,瑨嫔著晋封瑨妃,瑾嫔著晋封瑾妃,珍嫔著晋封珍妃。十月二十九日因卖官鬻爵与瑾妃一起降为贵人。据说在降珍、瑾二妃为贵人的前一天,光绪帝在给慈禧请安时,慈禧铁青着脸,不理睬他,光绪帝竟在地上跪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慈禧恶狠狠地说:“瑾妃、珍妃的事,你不管,我来管。不能让她们破坏家法,干预朝政。下去吧!”根据清宫档案记载,证实珍妃在十月二十八日这天遭到了“褫衣廷杖”,即扒去衣服打。皇妃遭此惩处,这在有清一代是极为罕见的。翁同龢曾在慈禧面前为珍、瑾二妃求情,建议缓办,但遭到拒绝。结果,不仅珍妃受到惩处,连瑾妃也受到妹妹的牵连。被牵连的不止瑾妃一人。十一月初二日,慈禧再降懿旨,将珍妃手下的太监高万枝处死。在这桩事件中,先后受到株连的珍妃手下的太监还有永禄、宣五、王长泰、聂德平等数十人,有的被发配充军,有的被秘密处死,有的被立毙杖下。就连伺候珍妃的白姓宫女也被驱逐出宫。光绪二十一年恢复妃号。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月初,八国联军集结兵力进攻北京,慈禧太后挟持光绪帝慌忙出逃。行前,命太监将幽禁于北三所寿药房中的珍妃唤出,使其推入位于慈宁宫后贞顺门的井中溺亡。当时,珍妃年仅24岁。 光绪为何喜欢珍妃,一方面是因为珍妃年龄尚小,活泼可爱,阅历较浅所以毫无心计,另一方面是因为珍妃崇尚西学,对朝中之事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与光绪帝的维新思想不谋而合“德宗尤宠爱之,与皇后不甚亲睦。”(《国闻备乘》第11页)唐海沂《我的两位姑母—珍妃、瑾妃》记载“白大姐说,隆裕为了报复,就和李莲英及珍妃宫内的太监勾结起来,把一只男人靴子放在珍妃的宫里,妄图污蔑她有奸情。为了这件事白大姐也受过拷打。后来又因珍妃有一件衣服的料子和经常进宫演戏的一个戏子的衣料一样(据说戏子的衣料是光绪送的),隆裕抓着这件事又大作文章,致使珍妃遭受廷杖(扒开衣服,用涂有黄油漆的竹竿打)。其中白大姐为珍妃身边的宫人,所说值得重视。而皇后对于珍妃打击后来也得到了太后的支持,由于珍妃的一些新潮思想如照相机事件等也引起了慈禧的反感,终于又一次引发了挨打事件,此次见于小德张过继孙子张仲忱根据记忆其祖父的口述所辑《我的祖父小德张》光绪成年大婚时,老祖宗作主,把她娘家的内侄女隆裕立为皇后。这正是光绪内心最不满的大事,婚后对隆裕皇后就非常冷淡,对珍妃极为庞爱。珍妃聪明、伶俐,有才学,也会哄人,讨光绪的喜欢,老祖宗看见后特别生气。光绪经常临幸珍妃宫,隆裕皇后就气肚子,向老祖宗诉苦,说珍妃不好。“除正宫隆裕皇后及珍妃外,还有瑾妃。珍妃与瑾妃是亲姐妹,以珍妃长的漂亮,有学问,最得光绪宠爱,每日形影不离。光绪曾用库存的珍珠、翡翠为珍妃串制珍珠旗袍一件,在阳光下,光彩夺目。有一天二人在御花园散步,正在玩赏高兴时,被老祖宗撞见,珍妃来不及换衣服了,老祖宗大怒道:‘好哇!连我都没舍得用这么多珍珠串珠袍,你一个妃子竟敢这样做。想当皇后怎么着,谁封的?皇帝也太宠你了!’光绪和珍妃马上跪在地上叩头,请罪。老祖宗立即叫随身的崔玉贵二总管给扒下来。回宫后还打了珍妃30竹竿子。小德张所谈到珍妃此次珍珠串珠袍事件细节和其他材料如德龄的《瀛台泣血记》中珍珠串珠袍事件能吻合,所以此事不能以传说看待,并且有可能是有史可据的珍妃二次获罪受杖的记载。珍妃还很大方,对宫中太监时有赏赐,太监们得些小恩小惠,也都竭力奉承这位“小主儿”。时间一长,这位“小主儿”也被捧得有点不知所以,渐渐失去自我节制。清宫有制,皇后每年例银不过千两,递减至妃这一级别,每年仅300两,嫔为200两。珍妃用度不足,又不会节省,亏空日甚。野史传言,其有过卖官鬻爵的拙劣行迹。胡思敬《国闻备乘》中亦载:“初太后拷问珍妃,于密室中搜得一簿,内书某月日收入河南巡抚裕长馈金若干。光绪当年十月二十九日下旨:“朕钦奉慈禧……皇太后懿旨,本朝家法严明,凡在宫闱,从不敢干预朝政。瑾妃、珍妃承侍掖廷,向称淑慎……乃近来习尚浮华,屡有乞请之事,皇帝深虑渐不可长。据实面陈,若不量予儆戒,恐左右近侍藉以为夤缘蒙蔽之阶,患有不可胜防者。瑾妃、珍妃均着降为贵人(第七等),以示薄惩,而肃内政。”虽瑾珍二妃俱责受罚,但重点在珍妃。于是珍妃被施以褫衣廷杖的酷刑(褫衣廷杖,意为脱去衣服直接对肉体施刑),这一刑罚主要针对朝中大臣,在此之前还没有过对嫔妃施刑的先例。慈禧太后对珍妃下此毒手,是希望借此来警告此时带领着帝党大臣和后党关于甲午战争之战中战与和的问题产生巨大分歧展开口水战的光绪帝。此事同样见于唐海沂《我的两位姑母——珍妃、瑾妃》记载“珍妃、文廷式、志锐的行动引起了主和派的忌恨,加之文廷式、志锐又奏过李鸿章一本,因此李鸿章授意其心腹——御史杨崇伊,反奏“文廷式企图支持珍妃夺嫡,取代隆裕皇后;反对慈禧听政,支持光绪皇帝自主朝纲。”这样,慈禧恨透了文廷式、志锐和珍妃。她本来就想废掉珍妃,正无碴儿可找,借此机会正可解心头之恨。就下旨以“交通宫闱,扰乱朝纲”的罪名,将文廷式革职,赶出毓庆宫,永不录用;志锐从礼部侍郎被贬职,出任乌里雅苏台(蒙古境内,距乌兰巴托正西1800里)参赞大臣。珍妃之事也把姐姐瑾妃牵连进去,姐妹双双受了廷杖,二妃从贵妃降为贵人。”此次珍妃挨打,应发生于光绪二十年十月二十八日,学界注意到珍妃脉案奇怪记载,,太医张仲元脉案记载:“抽搐气闭,牙关紧闭”、“人事不醒,周身筋脉颤动”、“恶寒发烧,周身筋脉疼痛”,这些现象只能以受过廷杖解释。另外光绪帝在1894年曾杖责过慈禧太后宠监李莲英,慈禧太后杖责珍妃,从某些方面来说,也是为了私愤。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光绪帝被幽禁,作为为光绪帝发展了不少维新人才(如文廷式,志锐)的珍妃受到牵连,再次被施以褫衣廷杖,并幽闭于钟粹宫后的北三所。《故宫通览》中说珍妃被囚禁的这个小院原是明代奶妈养老居留的地方,珍妃入住后,正门被牢牢关上,打上内务府的十字封条,珍妃住在北房三间最西头的一间,屋门从外面倒锁着,吃饭、洗脸等均由下人从一扇活窗中端进递出。珍妃所食为普通下人的饭,平时不准与人说话。逢年过节或每月初一、十五,这些别人高兴的日子,看守她的一位老太监就代表慈禧对她进行训斥。训斥在午饭时进行,老太监指着珍妃的鼻子列数罪状,珍妃得跪着听训。训斥结束,珍妃还必须向上叩头谢恩,她每天只许上一次厕所。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7月20日,八国联军兵临北京城下。慈禧决定携带光绪等一行人出走西安。此时,大家都换了百姓布衣聚在宁寿宫后殿的乐寿堂,慈禧忽感触前事,出珍妃于牢院。以“珍妃年轻貌美,必遭洋人侮辱,愧对列祖列宗。”等藉口,强词带走珍妃不便,留下又恐其年轻惹出是非,因命太监将乐寿堂前的井盖打开,要珍妃自尽,珍妃不肯死。众人遂令太监将珍妃推入井中,年仅二十五岁。执行此命的是慈禧的领班太监崔玉贵和宫女王德环。主流史学界认为珍妃的死因是因为支持光绪进行戊戌变法,向慈禧争夺最高权力而触怒了慈禧太后,但部分史学家认为,珍妃主要因多次违反宫闱禁忌,卖官受贿,再加上清德宗对她情有独钟,冷落了慈禧的亲侄女隆裕皇后,最终落得被杀害的下场。1901年春,清廷与八国联军讲和,慈禧、光绪等准备还朝。慈禧见珍妃所投之井依然如故,便命人将尸骨打捞出来,装殓入棺,葬于阜成门外恩济庄太监公墓南面的宫女墓地。并企图以“贞烈殉节”的名义掩世人耳口,并为此将珍妃追封为珍贵妃。太后死后,载沣将珍妃的死因从“投井自杀”改为“被崔玉贵投入井中溺死”。光绪和慈禧先后去世,宣统(溥仪)继位,隆裕皇太后听政,再将珍妃追封为恪顺皇贵妃。而后民国四年(1915年),其姊瑾妃(时为兼祧皇考瑾贵妃)将珍妃迁葬光绪崇陵妃园寝,并在珍妃井北侧的门房为她布置了一个小灵堂以供奉珍妃的牌位,灵堂上悬挂一额纸匾,上书“精卫通诚”,颂扬珍妃对清德宗的一片真情。